比特大陆赴港IPO:亮眼业绩难掩诸多隐忧

  早有意向登陆港交所的比特大陆终于揭开了其神秘的“面纱”,公开了招股说明书。作为一家2013年成立的公司,仅5年时间,比特大陆就开启了上市进程。作为全球最大的基于ASIC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,比特大陆市场占有率高达74.5%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比特大陆的主要收入就是来源于它的主营业务包括加密货币(包括比特币、以太坊等)矿机销售、矿池运营、矿场服务、自营挖币等业务,其中,矿机销售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94.3%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近几年公司的毛利率却呈现不断下滑的趋势,同时由于受到加密货币自身价格波动,上半年比特大陆加密货币减值损失超过1亿美元。

  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10月,创始人为少壮派企业家詹克团和吴忌寒,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一大虚拟货币矿机芯片生产商。

  近年来乘着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不断上涨的东风,比特大陆的业绩也是水涨船高。招股书显示,比特大陆前3年营收由2015年的1.37亿美元,增长至2017年的25.17亿美元,年复合增长率达328.2%,2018年上半年度的营收28.46亿美元,同比再增936.6%。比特大陆的净利润也在今年上半年暴增近800%至7.43亿美元。

  什么样的主营业务会带来如此高额的净利润呢?根据公司披露的资料,比特大陆称自身专注于设计用于加密货币挖矿和人工智能的ASIC芯片,其业务主要包括矿机销售、矿池运营、矿场服务以及自营挖矿等板块的业务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自2015年以来,比特大陆的各项主营业务中矿机销量占比不断上涨,到2018年上半年已达94.3%,这也意味着目前比特大陆的营收愈渐依赖矿机的销售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截至2018年6月30日,比特大陆已在中国四川、新疆、内蒙古三省(自治区)开设11个矿场,该等矿场能容纳约20万台矿机,主要运用两个矿池——蚂蚁矿池,并提供比特币云挖矿、云矿机托管代理服务。此外,比特大陆也有不同算法的矿机,涵盖了比特币、比特币现金、以太币、莱特币、达事币和Zcash等加密货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暴增,比特大陆近几年的研发投入也有显著增长,2015年~2017年,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570万美元、1660万美元、7260万美元,2018年上半年,比特大陆研发费用增致8700万美元。

  虽然比特大陆的业绩飞速增长,但毛利率却呈不断下滑趋势,从2015年的52%下滑至2018年上半年的36.2%,而这也是推动公司转型升级的原因之一。

  招股书中,比特大陆花了大量笔墨介绍AI芯片的行业格局与自身转型的优势。记者注意到,关于本次拟上市筹集资金的用途,招股书中也表述为提高AI ASIC芯片及AI应用的研发能力。

  实际上,早在今年年5月,比特大陆CEO吴忌寒就曾公开表示,未来5年内,比特大陆的40%的收入可能来自AI部门。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比特在AI转型的道路上还有较长路要走,与此同时,公司在发展中仍然会面临一些不确定性。

  首先是市场竞争的压力,随着密码货币市场的壮大,矿机这块蛋糕吸引了越来越多机构的关注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包括嘉楠耘智、亿邦国际、比特微、芯动科技、GMO(日本)等多家公司。实际上,就在比特大陆递交招股书前不久,国内矿机生产三巨头之二的嘉楠耘智、亿邦国际亦先后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。

  除此之外,加密货币的价格也有较大变动,根据招股书,比特币的价格从2015年的400多美元,增长到2017年底的14000美元,如今比特币的价格又跌破7000美元。比特大陆也在招股书中表示,今年上半年,由于加密货币市价波动,公司取得加密货币减值损失约为1.03亿美元。

  另外,比特大陆的供应商较为集中,招股书显示,2015~2017年,比特大陆支付给台积电的采购费用占总采购费用的比例分别为44.8%、58.5%、58.6%,怎样增加供应商渠道也是比特大陆应该长远考量的问题。

  与此同时,当下加密货币政策也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。比特大陆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表示,公司也会面临“发布有关经营所处加密货币行业的新法律、规则和法规并加强对现有法律规则和法规的执行”的风险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拟对比特大陆进行采访,公司相关人士以不便回复为由婉拒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,尽管带着一份靓丽的业绩报表上市,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如何犹未可知。

分享: